33年前的“三色报道”,曾是中国灾难报道的里程碑

2020年1月14日11:30:0033年前的“三色报道”,曾是中国灾难报道的里程碑已关闭评论

观点精编

这是1949年以来最大的一起森林大火。一起令193人葬身火海,5万人流离失所,烧过100万公顷土地,熊熊燃烧了25个昼夜的森林大火。

当一场罕见的火灾正愈烧愈烈,令举国上下为之揪心不已之时,媒体究竟该如何对待它和反映它,没有任何书本或现成的经验可寻。

这就是1987年5月14日摆在中国青年报记者面前的难题。

此时,大兴安岭林场的大火已经整整烧了一周。中国青年报记者雷收麦、李伟中、叶研和实习生贾永整装待发,将要奔赴火场。

临行前,报社同仁叮嘱他们:“切记,不要再把悲歌唱成赞歌!”

33年前的“三色报道”,曾是中国灾难报道的里程碑

听不见灾区呼天抢地的悲声,看不到灾难现场的丑恶现象。丧事当作喜事办,小灾小歌唱,大灾大胜利。惨绝人寰的大灾难,往往在记者们神奇的笔下,瞬间化为一曲曲凯歌。这是当时新闻界根深蒂固的灾难报道的路数。

上世纪80年代初的一幅漫画极具讽刺意义:一个人趴在巨大的报纸上,在密密麻麻的字里行间寻找着什么。漫画的题目是:“新闻在哪里?”

历时30多天的艰苦采访,换回了中国新闻史上的一组经典篇章。从1987年6月24日至7月4日,三篇整版调查性报道《红色的警告》、《黑色的咏叹》和《绿色的悲哀》刊登在《中国青年报》醒目的位置。

“这场悲剧肇始于何时?蕃衍于何方?在对自然、社会、人相互关系的深入探究中,人们自会得出超乎大兴安岭之外的种种结论。而这结论最终将会使我们更加理解我们的国家,理解我们的改革。”这段意味深长的文字反复出现在三篇报道的编者按里。

《红色的警告》记录了灾难中人与社会的关系。写了在熊熊大火中仍然热衷于开会、讨论、扯皮的官僚主义者们;写了“大火不报、支持不要”的那个泼辣果敢却又缺乏科学知识的女县长;写了废墟中如耻辱柱一般矗立的县长家的红瓦房。

《黑色的咏叹》叙述了火灾背景下的人物命运和人在极端场合下的表现。

《绿色的悲哀》则前瞻性地探讨了人与自然的关系,揭示了这场灾难的生态原因。

报道用令人振聋发聩的声音提出,这次大火不仅是天灾,更是人祸。“是我们——犯有严重的官僚主义,而我们僵化的体制,也使得我们成为官僚主义。这场大火,对我们是不烧死的烧死。”

报道发表后,大火涉及的方方面面,无不“活在一种沉重的反思中”。虽然是批评报道,却起到了非常积极的社会意义。

事实上,“三色报道”披露官僚主义,触及体制弊端,在全国人民心中激起的震撼和思考,已远远超过了森林大火本身。

全文查看

作者:中国青年报  来源:人民日报

美国文明观察(套装共4册)
平凡的世界:全三册
平台垄断:主导21世纪经济的力量
日本如何转型创新—徐静波讲演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