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权的沉默

2020年1月7日20:11:54沉默权的沉默已关闭评论

观点精编

上周我的同事罗翔老师也问道:“中国真的有沉默权么?”我很肯定地回答:“有的,请参考刑事诉讼法第52条:不得强迫任何人证实自己有罪。”他马上追加了一个问题:“那律师能够建议当事人保持沉默么?”对这个问题,我心领神会地沉默了,原因请参考刑事诉讼法第120条:犯罪嫌疑人对侦查人员的提问应当如实回答。

这两个规定出现在同一部法律里是不是自相矛盾呢?假设一只猫,偷吃了鱼,在你讯问它的时候,它是否可能同时处于两种状态:既可以沉默不语,又必须有问必答?那它可能真的是薛定谔的猫……

以上只是个玩笑。我国诉讼法学界的主流观点认为,既然把“不得强迫任何人证实自己有罪”写进刑事诉讼法,就标志着我国接受了在当今世界具有普适价值的“反对强迫自证其罪”的刑事诉讼规则,也就是确认了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的沉默权。虽然法律也保留了“犯罪嫌疑人对侦查人员的提问应当如实回答”的规定,但上述规定的合理解释应当是: 犯罪嫌疑人对侦查人员的提问,可以选择回答,也可以选择沉默,但如果选择回答,那就要如实陈述。

所以,“不得强迫任何人证实自己有罪”是对司法人员行使权力的要求,“应当如实回答”是公民权利的问题,正是区分了这两个角度,才能让两个看似矛盾的条文存在于同一部法典当中。

这样的沉默权似乎和我们耳熟能详的美国式沉默权的表现形式不太一样。所以直到今天,学界和实务界仍然有观点认为中国没有沉默权。我的理解是,中国确实没有美国式的沉默权,也大可不必追求同款沉默权。

沉默权的沉默

在美国,警察在逮捕犯罪嫌疑人之后,都会熟练的念上一段:“你有权保持沉默。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可能成为不利于你的呈堂证供。你有权聘请律师。如果你请不起律师,我们可以给你免费提供律师。”这段著名的“米兰达告知”,借助美国影视作品的影响力,传播到世界各地,使人们知道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有权在面对警察讯问时保持沉默。

在米兰达案以前,美国宪法早就规定了“任何人有权不被强迫自证其罪”,可在很长一段时期,警察在讯问中经常使用野蛮刑讯和三级审讯来获取嫌疑人的口供。直到20世纪中期,这种状况仍未得到明显的改善。经过1966年的米兰达案,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的精神才深入人心,众多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在警察的“提醒”下、在律师的指导下,纷纷沉默是金,不乏成功脱罪的例子。

米兰达规则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不断受到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的影响。例如在沃伦法院时期,由于美国当时的审讯制度是三级审讯,警察在一定程度上过度依赖口供,刑讯现象普遍存在并且难以禁止。由于犯罪率不断上升,法院也默许刑讯逼供所得供述作为定罪证据,从侧面纵容了警察的非法审讯。这些都导致了社会以及司法界对于限制警察刑讯逼供的呼声越来大。当时最高法院的掌门人沃伦大法官是典型的自由派代表人,他做出的一系列判决都表明了当时最高法院自由主义的态度走向。到伯格法院时期,风气为之一改。总统尼克松认为沃伦法院“过分放纵”犯罪而导致犯罪惩罚力度下降,因此提名保守倾向明显的伯格作为最高法院掌舵人。同时大法官的派系变化也使得最高法院内部对于米兰达规则的态度逐步走向保守,例外之门因此不断打开。

简单说,1966年前美国的警察不必大费周章的念上这么一段,但那之后,美国的沉默权不再沉默,它以被以充分告知的方式得以体现和保障。渐渐地,有人就在米兰达告知规则和沉默权制度之间画上了等号。但这是一个极大的误会。

全文查看

作者:陈碧/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  来源:澎湃新闻

西风东土:两个世界的挫折
剑桥中国史(全11册)
国家的启蒙:日本帝国崛起之源
他们以为他们是自由的:1933—1945年间的德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