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规则鼓励人作恶

2020年1月7日08:23:34当规则鼓励人作恶已关闭评论

观点精编

1818至1819年,美国发生经济危机,许多银行倒闭、企业破产。无钱还债的债务人到处都有,就像美国建国初期的谢斯起义一样,大量无力还债的人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势力,对社会秩序和执政当局形成巨大压力。由于当时美国国会并未制定统一的破产法,于是,以纽约州为首,各州纷纷出台破产法案,废除债务人因欠债而入狱的传统,规定只要债务人为债权人利益已经指派专人管理财产,即可免除债务。

法案的出台使债务人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大量有偿债能力的人也纷纷向法院申请免除债务。纽约商人克劳宁谢尔德在法案通过以前一个月,从斯特吉斯那里借了一笔钱,第二年投资失败,宣称依据纽约州破产法,他的债务被取消。之后,他去了马萨诸塞,重新投资大赚一笔,但是却拒绝斯特吉斯还钱的要求,于是他们将官司一路打到了最高法院。

约翰·马歇尔大法官在判决中故意回避联邦权力与州权之争,从契约条款和不得制定溯及既往的法律入手,做出了判决。他认为:“契约权利是一种自然权利,无法让渡给政府,没有契约双方当事人的同意,立法机构不能通过法律强加给一项契约某些条件”。他对纽约州无视契约神圣的自然法制定的破产法案深恶痛绝,认为这种法律“其危害是如此之强烈、如此让人震惊,以至于不仅损害了商业交往、威胁到信用的生存,而且还侵蚀了人们的道德,摧毁了私人信誉的神圣。”因此,纽约州破产法被宣布无效。

当规则鼓励人作恶

当法律不是平等适用于每个人的抽象行为规则时,产生的后果就是:鼓励人们做无赖。

由于法律变得不再正义,人们就会竞相参与立法活动,因为那意味着取得了合法的掠夺的权力。同时,每个人都处于一种人格撕裂的状态,稍有良知的人就会在守法与缺德、坚守道德与违法之间做痛苦的挣扎。

之所以会挣扎,是因为这种法律将人们置于法律与道德的困境之中,是因为除了成文的制定法,还有比它更高一级的律令的存在。

这种律令,就是自发秩序自然演化而来的自然法和伦理道德,它先于国家、成文法而存在,是成长出来的,是对业已存在的权利的阐发,而不是谁替我们制定的。

有的人虽然可以颁布法律,但是却不能左右权利的发生。任何制定法,都有废止的可能,但是自然法却永续存在规范着我们的生活。任何时候,不能忘记自我负责、说话算话、欠债还钱、杀人偿命这样的律令。

这时候,人们仍然有可能做出合乎人类良知的选择,其依据的就是自然法、正义之法、作为一种度量衡一样存在的法上之法——它可以用来评价成文法是否符合正义和道德的标准。

全文查看

作者/来源:漫天雪798

人生的病
理想国经典馆:文明的故事(全11卷)
中国人与美国人:一部共有的历史
重新发现社会(修订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