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剑雄:大国之路

2020年1月3日17:57:36葛剑雄:大国之路已关闭评论

观点节选

一个大国要成为真正的强国,能够经久不衰地在一个特定的历史时期占有世界格局中重要地位,背后要有一个更加实在的支撑,这是与物质力量所不同的“软实力”。

一个国家能不能是大国,首先最重要的是人力资源。人力资源不仅需要人口素养,更需要人口素质,除此之外还需要关注一个重要问题:恰当的人口构成。中国有很长一段时间考虑最多的是怎么样把人口降下来,甚至说要降到一半,但没有同时注意到人口构成的比例。从人力资源角度我们要考虑素养,考虑结构,更要考虑人口素质,还要考虑这些人的创新能力。

中国虽说是地大物博,但在很多方面资源很少,比如水资源。资源稀缺有时是刺激创新的动力。以色列是世界上人均水资源最少的国家之一,但他们发明了全世界最先进的节水灌溉技术。日本的资源储备稀缺,如石油、天然气不到5%,但是日本曾经建成世界上最先进的石油化工企业。葛剑雄认为,在关注资源储存量的同时,更要关注利用率。

葛剑雄:大国之路

软实力是一个国家透过吸引和说服别国服从你的目标,从而使你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的能力,这是自然而然相互吸收的结果。

软实力主要存在于三种资源中:第一是文化,前提是要“在能对他国产生吸引力的地方起作用”。第二是政治价值观,前提是“当这个国家在国内外努力实践这些价值观时”,这个价值观念才能起到软实力作用。第三是外交政策,前提是“当政策需被认为合法且具有道德威信时”,既要符合国际法也要有道德威信,合法前提下面自己本身要做得更好,对人家应该更宽容,这样才可以有道德威信。

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是宗教信仰和价值观念。宗教的力量在于它是非理性的,而世俗的信仰,道德、伦理、政治信仰这些需要讲道理,为什么应该这样。中国世俗的信仰、民间的信仰,往往是功利的,无法形成在精神上的连接性,这也是我们的困境。中国现在讲到价值观念只能通过现实,只能通过政治,没有办法拥有与生俱来在周遭处于信仰环境当中的牢固性。

回顾历史,中国与美国曾经在某些价值观念方面取得共识,并产生了积极的成果,如清朝聘请美国退休大使蒲安臣为首任驻外大使,为中国争取到应有的权益;美国退还近一半庚子赔款,用这笔钱为中国培养了大批人才;大力支持中国的抗日战争,并使中国在战后赢得相应的国际地位;从前的“韬光养晦”为中国创造了空前有利的国际环境;那么未来还需要不需要这样的战略或策略,还有没有这样的可能?今天无论是在中国还是美国,总有一部分人希望中美要全面对抗。葛剑雄认为,不管他们出于什么目的,这是非常危险的,无论他们打着什么旗号,实际上是误国、祸国。

全文查看

作者/来源:复旦大学EMBA项目

中国的内战 1945-1949年的政治斗争
南渡北归系列(全新经典版,套装全3册)
专家之死 反智主义的盛行及其影响
中国式医患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