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时代,过度依赖算法是种“机器官僚主义”

2020年1月3日10:00:54互联网时代,过度依赖算法是种“机器官僚主义”已关闭评论

观点节选

你有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刚刚在网络上搜索关于XX的信息,在另一个网页里就会发现与XX相关的商品广告推送。

也许你只是肚子不舒服,随便搜了点什么信息,紧接着居然看到了肛肠科医院的电话。也许你浏览了一部关于婚姻的电影,就会看到一些情感咨询家的温馨问候。这种事情屡见不鲜。凭什么你要琢磨我的“心事”呢?经过我同意了吗?

到大的电商平台购物,无论买了什么,平台都会贴心地为你推荐“关联商品”。它会告诉你,买了这本书的读者还买了什么?你赫然发现,似乎被推荐的这几本,也对你的阅读颇有助益的可能,于是加购。这时候我领教了“算法”的厉害。它是瞬间生成的,而且相当有效。

当然,类似的行为也有例外,比如,我过去常想在搜索平台查一些专业性的知识,不管怎么搜索枯肠地选择关键词,出来的都是些风马牛不相及的页面。一些搜索平台很长时间都不研究“消费者行为”,而是专注于输出自身的“价值谱系”。结果可想而知,我很生气。

互联网时代,过度依赖算法是种“机器官僚主义”

传统上的受众行为学是与媒介互为生成的,人们往往根据一个人对媒介的挑选而将之分割在不同的社会区域。在平面媒体,电视与广播时代,对消费者行为的分析往往是选择性的或者随机的“测量”引发的,它的不确定性一目了然。

事情真正发生巨变,正是从互联网时代开始。作为受众市场的最重要的基础,媒介——互联网这一巨无霸的信息综合平台,把其他所有媒介都“兼并”之后,利用“算法”这一日趋智能化的工具,把所有“终端”纳入自身的控制中,并不断根据终端送来的信息进行优化组合,再将这种“加工后的信息”以商品媒介的形式返回给消费者。

此时,算法成为了一种超越性的力量。理论上,互联网的存储器可以抓取所有人的所有网络浏览信息,对这些足量的信息进行综合而得出的受众分析,比以往那种随机抽取调查的分析可靠得多。

随着互联网的大面积普及,算法时代来临。过去的审慎态度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因为从经验出发的分析,往往带来可观的结果。更重要的在于,人工智能的不断发展,算法的不断升级,在很多领域取得了过去无法预计的进步。

这让人产生一种隐隐的担忧,过度依赖数据和算法,是否会产生一种“算法时代的机器官僚主义”——凡事唯算法的马首是瞻,一切的生活方面与所有的行动都在算法中进行,且只以算法的结果为指导标准。并且这种情形已经在发生了。

在这个算法时代,数据就如工业时代的石油,算法就如发动机,算法会越来越强大,但同时也导致人们对发动机的过度依赖。

比如,一些新闻APP给终端客户推送的资讯,是以算法为基础的,如果你常看美女,它就只给你推送与美女相关的图片、文章或视频等信息。但你的需求就这么一次被固化了吗,难道别的信息就不需要了吗?非也。

人之所以能成为万物之灵,在于他是能够运用自己理性的动物。从伦理学的角度而言,人具有普遍性的一面,即所谓共性,也有特殊性的一面,普遍性与特殊性结合,产生个体性。个体性是独一无二的。德国哲学家莱布尼茨说过的那句“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叶子”,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因此,对互联网时代的算法的依赖,一定要有所限度。否则的话,我总觉得,那是一种恐怖而疯狂的局面。

全文查看

作者:刘兴亮  来源:新京报评论

乌合之众(原版插图,无删减版)
黄仁宇全集(第二版 套装全15册)
找寻真实的蒋介石:蒋介石日记解读(1、2套装)
经济学的思维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