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弯道超车”也可能“弯道翻车”​: 一个经济学家经历的三次工业革命

2020年1月3日09:21:02“弯道超车”也可能“弯道翻车”​: 一个经济学家经历的三次工业革命已关闭评论

观点节选

人类的历史有250万年,但人类的经济增长只有250年的历史。经济增长在今天被当作常态,但250年前,经济不增长是常态。

而这一切,是三次工业革命的结果。

第一次工业革命由英国引领,大约从1760年代开始持续到1840年,其标志是蒸汽动力的发明、纺织业的机械化和冶金工业的变革;

第二次工业革命由美国和德国引领,大约从1860年代开始持续至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其标志是电力和内燃机的发明和应用,还有石油化学工业、家用电器等新产业的出现;

第三次工业革命由美国引领,大约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直到现在,其标志是计算机的发明、信息化和通信产业的变革。

有些国家虽然不是引领者,但在每次工业革命发生后,能很快追赶上,而另一些国家则被远远甩在后面,其中有些国家至今还没有完成第一次工业革命。这就是富国与穷国差距的原因。

西方发达国家像我这样年龄的人,当他们出生的时候,前两次工业革命早已完成,只能经历第三次工业革命,但作为中国人,我有缘享受“后发优势”,用短短的40年经历了三次工业革命,走过了西方世界十代人走过的路!

“弯道超车”也可能“弯道翻车”​: 一个经济学家经历的三次工业革命

我祖父于1943年去世,当时只有30岁,父亲刚刚12岁。祖父出生的时候(1913年),第二次工业革命的绝大部分新技术和新产品都已发明出来并投入商业化使用,他去世的时候,西方发达国家已经进入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尾声,但他连第一次工业革命也没有经历。他短暂的一生中吃的、穿的、用的与他的祖父时代没有什么区别。

父亲比祖父幸运,他和我一起经历了三次工业革命。他下半辈子吃的、穿的、用的与祖父在世时大不相同,也与他自己的前半辈子有很大不同。他坐过火车、飞机、汽车,在我写这篇文章时,也许正在看着电视、用着手机。

我比父亲更幸运,因为每次工业革命我都比他早几年经历。我坐火车比他早,坐飞机比他早,坐汽车比他早,看电视比他早,用手机比他早。我还会上网购物,他不会。

我的幸运是托中国市场化改革开放的福。正是改革开放,使得像我这样的普通中国人有机会享受到人类过去三百年的发明和创造,即便我自己并没有对这些发明和创造做出任何贡献。这或许就是经济学家讲的创新的“外溢效应”吧!生活在世界经济共同体,真是一件好事。

据说第四次工业革命已经在美国的引领下开始了。如果中国晚四十年改革开放,我就得从后半生开始,和我儿子一起同时经历四次工业革命。如果那样,我敢肯定,未来40年中国经济增长率会比过去40年的实际增长率还要高,更让世界瞩目。但我还是庆幸,历史没有这样进行。

作为经济学家,在享受三次工业革命成果的同时,我还是期待着我们的国家,能在未来第四次工业革命中做出原创性的技术贡献,而不再只是一个搭便车者。

改革开放和随之而来的中国经济高速发展,是改变每个中国人命运的大事。然而,对中国崛起的解读,由于方法论不同、价值观不同,立场不同,历来都是两极化,而互联网将彼此的声音进一步放大,从而造成了极大的撕裂。

第一种观点认为,中国只需要通过模仿西方现有的技术成果,从而实现可持续的经济增长。以林毅夫为代表的经济学家称之为“后发优势”

第二种观点认为,中国的确可以通过引进先进技术实现弯道超车,但是如果只模仿技术,不改革制度,则为更大的灾难埋下隐患。以杨小凯为代表的经济学家称之为“后发劣势”。

未来,究竟是会弯道超车,还是弯道翻车?为了厘清这一关乎每一个中国人的重大命题。诚挚推荐“张维迎作品集”。

作为历史的亲历者的张维迎老师,见证了中国在短短的几十年内所发生的巨大变;而作为经济学家的张维迎老师,在著作中仔细剖析了两种观点的底层逻辑,带着中国特有的问题意识,为您解读中国巨变。

张维迎老师不仅是一个经济学家,更是一个优秀的作家,小到柴米油盐等日常经济现象,大到房价、投资、国家转型等宏观经济问题,他都能以深入浅出、轻松幽默的笔调让原本复杂难懂的经济学原理跃然纸上,扭转我们那些习以为常的错误观念。

全文查看

作者:张维迎  编辑:愈嘉、李强  来源:李强好书伴读

图书推荐

“弯道超车”也可能“弯道翻车”​: 一个经济学家经历的三次工业革命 “弯道超车”也可能“弯道翻车”​: 一个经济学家经历的三次工业革命 “弯道超车”也可能“弯道翻车”​: 一个经济学家经历的三次工业革命

点击图书封面可查看图书详情及京东下单购买!

寻美记
刑法学讲义(火爆全网,罗翔讲刑法,通俗有趣,900万人学到上头,收获生活中的法律智慧)
暴力与反暴力:法国大革命中的恐怖政治
胡适文集 精装版(套装共7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