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塞斯:自由与西方文明

2020年1月2日19:51:37米塞斯:自由与西方文明已关闭评论

观点节选

在市场经济下,大家都有机会为他们理想中的前程而努力。分工竞业,各有选择职业的自由。这种自由,在计划经济下是不存在的。

计划经济是由官方决定每个人的职业。每个人社会地位的升降,决定于上级的意旨,个人的前途,完全靠权力者的眷宠。

但是,在资本主义制度下,每个人都可自由地向他人的既得利益挑战。如果他觉得,他有能力以价更廉、物更美的产品在市场竞争,他就可以试显身手。资金缺乏并不妨碍他的企图,因为资本家经常是在寻找善于利用资金的企业家。工商业活动的成败兴衰,靠的是消费者的选择;争取消费者,靠的是价廉物美。

米塞斯:自由与西方文明

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工资所得者也不受雇主的任意支配。一个企业家,如果雇不到最合适的员工,或者不能以足够的工资防止他们转业,那么,营业的纯利就会减少。雇主与受雇者之间,无所谓恩惠。雇主雇用员工,同购置原料与设备一样,是营业上必要的手段。员工方面也可自由选择最适合于自己的工作。

这种决定个人地位与所得的社会淘汰,在市场经济下不断地进行。一方面,有些巨富日渐衰落,最后化为乌有;另一方面,有些贫贱出身的人物,地位与财富一天一天显赫起来。

在分工合作的社会架构里面,每个人都要靠他自己对于购买者群所提供的劳务,而他自己也是购买者群当中的一个人。

每个人,当其购买或不购买的时候,就是一个最高权力的一分子。这一权力,指定了所有的人在社会上的地位。在这所有的人当中,自然也包括每个购买者和不买者在内。

全文查看

作者:米塞斯  翻译:夏道平  来源:奥地利学派经济学评论/经济学原理

市场的逻辑
第三帝国史
刑法学讲义(火爆全网,罗翔讲刑法,通俗有趣,900万人学到上头,收获生活中的法律智慧)
民主的细节:美国当代政治观察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