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恶性案件发生,都有一种喊杀的声音出来

2019年12月31日09:26:28每一次恶性案件发生,都有一种喊杀的声音出来已关闭评论

观点节选

所有的恶性犯罪都是对公共利益的侵犯,但是单纯宣泄鼓动情绪,从来不是法治思维,不利于理性的查清事实并对案件进行司法裁量。

这种评价所展现的是一种道德优越感,舆论审判本质上是一种道德审判,而不是法治审判。

而且被告人再罪大恶极,也不应被剥夺他认罪认罚的权利,再敏感复杂的案件,也不存在认罪认罚的禁区。

刑事诉讼法第15条明确规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承认指控的犯罪事实,愿意接受处罚的,可以依法从宽处理。

法律没有对认罪认罚进行任何的条件限制。

两高三部的指导意见第5条进一步明确指出: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没有适用罪名和可能判处刑罚的限定,所有刑事案件都可以适用,不能因罪轻、罪重或者罪名特殊等原因而剥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认罪认罚获得从宽的机会。

但“可以”适用不是一律适用,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认罪认罚后是否从宽,由司法机关根据案件具体情况决定。

也就是认罪认罚无禁区,只是认罪认罚不是必然从宽,是否从宽根据案件情况决定。

每一次恶性案件发生,都有一种喊杀的声音出来

面对一个自愿接受处罚的被告人,被害人的家属和公众多少也可以获得一丝宽慰,总比死不认罪、毫无悔意强吧?这些难道没有意义么?

我们以不可能从宽为名,就剥夺了他认罪认罚的机会,其实是在剥夺法治的机会。

我们在给法治划定禁区,让它无法照到这些重罪之人,因为他们注定黑暗,而无权获得一丝光明。

事实上,法治之光无法投射的地方何谈法治。

屏蔽法治之光的人岂敢曰法。

认罪认罚无禁区,因为法治不应有禁区。

全文查看

作者:刘哲  来源:法律读库

寻美记
暴力与反暴力:法国大革命中的恐怖政治
企鹅欧洲史1-3(套装共3册)
大国的崩溃:苏联解体的台前幕后 [The Last Empire: The Final Days of the Soviet Unio]